那些画面,逐渐和封弦的身影融为一体。

她怎么忘了……

她为什么会认不出他……

突然,一些细节的东西重合在一起——

当年,白术站在别墅里打电话,跟他父亲说:“昨天晚上不是上吊了?怎么今天还有命给我打电话?”

“爸,你哭得很假。”

随后,封灿的声音又传来——

“我哥以前喜欢到处闯,后来是我爸去把他收拾了一顿才回来管公司的。”

“一哭二闹三上吊,和我妈一起。”

这些东西,她都记得,可却从来没有将他和封弦联系在一起。

她现在的感觉,很微妙。

看着被多人围住、喜欢的他,对他的印象和感觉,多了些复杂的东西。

元气小清新少女可爱俏皮

刚才确认封弦就是白术之时,她的心脏确实狠狠震了一下。

血液似乎在瞬间沸腾了起来。

随后,很多微妙又说不清的感觉涌上来,令她百感交集。

黑鸡轻轻叫了一声她:“老大,你怎么傻了?”

“这可是你偶像白术哎,去要个签名不?”

千缈徐徐回神,转眸转身:“我去走走,照顾好魏妩。”

被人群围住的封弦,手臂和腰被人趁机摸了又掐了。

三个舵主想拦都拦不住。

没人注意到惨兮兮的冷蜥蜴正大喊着要看医生,也没人注意到刚才一样很厉害的女新人悄悄离开。

大家眼里只有白术。

这个神一样的男人。

涌到前面的有不少男的,迷弟一枚,贴着白术说着软绵绵的话。

大多都是“我喜欢你好久了”,“你好帅”。“你的鼻子和嘴巴好好看”,“光看你的下巴就知道你长得英俊绝伦”这种话。

想拦人的三个舵主被推到了外围,满脸尴尬,尊严荡然无存。

徐小莫为了保护封弦的清白,挡在他周围,累得气喘吁吁的。

好不容易把人都拨远了几步,那些人却还是伸着手朝封弦的手臂伸过来。

徐小莫见一个打一个,都是打手背。

“白神白神,你结婚了吗!”有人大喊。

封弦罕见地开了口:“没有。”

大家欢呼!

突然——

“我有喜欢的人。”

“啊——”大家低落。

“我们可以知道她是谁吗!”

“是盟里的人吗!”

众人期待地看着他。

三舵舵主道:“他不会说的。”

一边说,一边摇头。

突然——

“是。”封弦应了那问题。

“是盟里的人!”大家惊喜:“她叫什么!”

封弦看向了女孩的背影,道:“茯神。”

“茯神?”

“神话墙上的大神,那个一年时间晋升最多的女神!”

“茯神!是我女神!”

“啊!我的男神喜欢我的女神!”

“白术喜欢茯神!”

超大的声音,传到了千缈这边。

她顿了一下脚步,然后继续往前走。

黑鸡和魏妩对视了一眼,忍不住道:“你有没有觉得这声音很熟悉。”

魏妩道:“封灿的哥哥,封弦。”

黑鸡头皮一麻!

他也是这么想的,但是不确定!

这下,想通了。

之前钱庙让他调查封弦的船运公司被陷害一事,就查到了冷蜥蜴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