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哈哈,果然,果然,好啊,好儿子,真有能耐,连这等美人,都能搞到手!”王震南虽说早就猜到,此刻得到证实,也不禁仰天一笑,非常开心。

为人父母,没什么比看到自己的儿子,找到归宿更开心。

“为老不尊。”林梦怡却是白了他一眼,啐道。不过她的脸上也是洋溢的难以掩饰的笑容,亲切的拉着敏清的手,不时嘘寒问暖。

王震南咳嗽了一下,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旋即,脸上堆满笑容,对敏清道:“儿媳,来叫声爹听听!”

面对王腾父母的热情,敏清不禁俏脸一红,娇羞无限,她何时经历过这等阵仗啊。尤其是王腾那猝不及防的一句“儿媳妇”,更让她忍不住想要落荒而逃的之感。

不过,当着王家众多人的面,且她和王腾的关系,已经坐实,也不好说什么,唯有垂下头,很小声的说了一句道:“爹、娘!”

“哈哈,好,好!”

听得这一句,王震南忍不住又是仰天一笑,林梦怡也是握住了敏清的手,脸上带着微笑,对这个儿媳妇非常满意,越来越喜欢,挑不出什么毛病。

敏清一看就是那种大族出来的小姐,全身上下都自然流露出一抹贵气,根本不是天南城这个小地方能出现的。

“哼,们大婚的时候,我也要好好闹一闹。”这时,王曼琪哼了一声,瞪了王腾一眼。

哪怕王腾已今非昔比,她对其的态度,也是没有什么变化。

雨天娃娃高冷外拍

显然,今天王腾回来,搞的她婚礼,乱七八糟,让她很不忿。

话音一落,整个宴会上,又是一笑。

“嫂子,来碧儿敬一杯,助和王腾哥哥,百年好合。”这时碧儿也站了起来,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,笑盈盈道。

这顿饭吃的温馨无比,整个宴会有说有笑,王腾多少年未曾体会到过的“家”的滋味。

不管他飞的再高,走的再远,这里才是他真正的根。

酒过三巡后,一道猥琐的笑声,却是将这气氛给打破了去,道:“王兄弟,还记得本座不少?”

就在这时,青驴却是一下子拍了拍王震南的肩膀,很熟络的笑道。

它也喝了不少酒,舌头都大了,走路时歪歪扭扭,醉醺醺的。

很多人都一怔。实际上青驴跟着王腾一起回来,众人见它能开头吐出人言,早就感觉,这驴看似其貌不扬,必然也极为了不得,对它都很客气。

谁也想不到,这时候青驴,竟一幅很熟的模样,拍住王震南的肩膀,似乎认识。

“这个…”王震南也是怔了怔,仔细的看着青驴,一脸的疑惑,并不知道青驴何出此言。

毕竟,这几年过去,青驴的体貌特征也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。

“我说王兄弟,这就不地道了啊,当初可是将我从那董家马场里,买回来的,难道忘了吗。”青驴大脸凑了上来笑眯眯道。

它这么一说,王震南这才猛的忆起,当初王腾上京求学之时,由于这里距离京都太远,他的确在董家马场,买了一匹脾气古怪的驴给王腾当脚力。

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么多年这头驴,竟然还在王腾身边,而且还会说话了。

“哈哈,说起来还要多谢啊,如果不是慧眼识珠,将本座从董家马场买走,本座这一辈子,只能屈居在马场之内喽。”

青驴大笑,拉着王震南喝酒,左一句“王兄弟”又一句“王兄弟”。

王腾额头直冒黑线,实在看不下去,在青驴脑袋上赏了一个暴栗,骂道:“死驴,跟谁称兄弟呢?”

这可是自己的爹啊,青驴这摆明是在占自己的便宜啊。

见被揭穿,青驴也是不禁缩了缩头,讪笑一声。

这死驴是个自来熟,不单单跟王震南,很快又跑去跟王家的一些长老,一个个喝酒划拳去了,同样是一口一个“兄弟”叫着。

这时候,不单单是王腾,就算是王震南脸皮也有些抽搐了起来…

这死驴真是个极品啊。

这场宴会,举行二个时辰后,才缓缓的结束。

家族内,早就给王腾准备好了房间,王腾和敏清,同住一屋。

由于敏清第一次回来,席间有很多长辈与她喝酒,她无法推脱,俏脸红扑扑的,回到房间后,王腾将其放到床上,该好被子,让其休息了。

而王腾自己却一个人走了出去。

在一个马厩内,青驴正在嗷嗷大叫,说什么自己不是畜生,不要住在这里,他要干净的房间,还要丫环伺候。

这模样就像一个喝多的大汉在撒泼一般。

不过,由于它在宴会上,跟那些长老称兄道弟,让王震南不爽,乃故意安排,任它再怎么叫唤也无人理会。

“死驴,别叫了,跟我走!”就在这时,王腾走了进来,解开了绳子。

“上哪去?”青驴愣了愣,看王腾一本严肃的表情,也是收敛了一些。

不明白,王腾这大半夜的不睡觉,还要出去,且这天南城,有什么值得他这样的。

“去楚家!”王腾眼神眯了一下,倒也并没有解释,骑在青驴背上。

青驴不满的嘀咕一声,也就唯有去了。

外面街道上,一片冷清。

天南城只是一个边陲小城,没有什么灯火通明的夜市繁华景象。

楚家居住王家并不远,在城中的另一个方向,穿了几条街,便来到了楚家府邸前。

王腾来这里自然是为了想打探一下,楚梦瑶的目的,因为他觉得楚梦瑶悄然无声的回天南城,一定有别的深意。

当下,他翻过墙头,和青驴找一个偏僻的地方跳了进去。

以他和青驴的实力,进入这里必然是神不知,鬼不觉。

“王腾,果然来了!”

然而,就在王腾和青驴刚降落在大院时,忽然那原本漆黑的大院,登时一下子亮起了一个个火把。

不少人站立在大院中央,身体笔直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在最前方,一个紫衣女子,正端坐在一个椅子上,喝着茶,一幅悠闲无比的模样,笑望着王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