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张大红请帖并排放在桌子上,显得异常的刺眼,如同三块烫红的铁块一般,三个人静静的看着这三张请帖又沉默了起来,谁也不愿先开口。

过了许久,李金水说道:“诸位应该已经多多少少知道方先生的打算吧,实在是太霸道了,他自己不卖货也就罢了,但也不能说不让我们卖货吧?”

闻言,刘麻子和张丽不约而同的冷笑了一下,神情玩味的打量着李金水。

“尖头闷,你卖假货就是卖假货,什么叫做他不卖货,他要是不卖货的话,那姓马的手底下小两千小倒爷都是喝西北风活的?”刘麻子不屑的说道。

张丽在一旁默不作声,但看其模样,到是很赞同刘麻子的话。

说个不好听的,卖假货主要是李金水在卖,从她和刘麻子手里出去的假货,加起来也没李金水一半多。

如果说利润的话,李金水的利润比他俩高的多,而且现在李金水的假货卖得好,已经大大的挤占了他们市场份额。

张丽和刘麻子,其实早就各自心里有打算,再这样下去,他们非要找李金水谈谈不可,只是谁成想,他们还没谈,却引来了方先生这条大鳄的注视。

李金水面色不变,但眼睛不由的一眯,一道寒光隐隐在眼眶中闪烁,心中暗骂,刚才怎么不一枪崩死刘麻子这王八蛋。

这黑蜘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念头一转,李金水笑眯眯的说道:“诸位说卖假货那就是卖假货吧,这我认,但方先生太霸道也是事实,说个不好听的,卖假货利润高,出货快,那帮俄罗斯人也喜欢,这应该是好事才对。”

张丽和刘麻子神情一动,很是同意,在莫斯科的华夏倒爷,一共就一万来人,可要知道莫斯科是一个人口一千五百万以上的国际大都市,一万来个小倒爷就是拼了命,也没办法满足整个莫斯科的胃口。

笑容灿烂小清新美女写真

他们主要的销售渠道,还是俄罗斯人,俄罗斯商店的店主,从他们这里进了货之后,再去卖,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货,都是这么卖出去的。

这帮人不知道他们手里假货的质量吗?

他们清清楚楚,有的还点名要求买假货,甚至觉得假货的价格都有点高,主动说质量可以再差点,只要便宜就行。

也就是说,坑俄罗斯人的,其实大部分是俄罗斯人自己才对。

“可是这方先生却不让我们卖,说个不好听的,他是倒爷,我们也是倒爷,他凭什么不让我们卖!”李金水的语气突然变得高亢激昂了起来,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,却无法宣泄一般。

“方先生,真的只是倒爷吗?”张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瞬间,李金水的面色变的无比难看,连黑蜘蛛也拆他的台,这还能谈下去吗。

但李金水厚厚的嘴唇动了几下,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,他自己也清楚的很,虽说都是倒爷,可这倒爷的层次也分着那。

要说他也是莫斯科有数的倒爷了,可也顶多就是一个躲在阴影里吃饭的老鼠而已,连个相当于国内市分局局长的警察中校他都惹不起。

而方先生却是俄罗斯顶尖的存在,有数的大人物,一根指头就能碾死他们的那种。

“说实话,我觉得不让卖就不让卖吧,无所谓的。”刘麻子冷笑道。

对于马昀他还能炸炸毛,但是对方先生,他一点不敬的心思都没有,他在俄罗斯这么长时间,实在是太了解方先生的能量了。

反正对于他来说,不让卖假货,无非就少赚点,总比惹恼了方先生之后,被方先生一指头摁死来的强。

张丽也点了点头,她也是这个意思,方先生说不让卖,那就不卖呗。

李金水再也忍不住了,脸色变的无比难看,他自然知道刘麻子和张丽能放弃假货的收益,可他能吗?

说个不好听的,他的钱都是卖假货挣来的,如果卖真货的话,这利润至少要损失一半以上,每个月一两千万华夏币那,这么大的收益他怎么放弃!

“卖真货就卖真货,我尖头闷也不是卖不了真货,但你们真能接受方先生的收编吗?他这次明明就是打着不让卖假货的旗号,实际上真实目的,就是想要彻底消灭咱们,独霸俄罗斯倒爷市场!”李金水厉声说道。

他知道再不戳破两人小心思,谈是真没的谈了,只能图穷匕见。

听了这话,刘麻子和张丽面色剧变,说实话这个才是他们所担心的,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答应李金水的邀请,来到这咖啡馆商量对策的原因。

他们绝不愿意就这么被方辰给吞掉!

作为他们这种层次的大倒爷,再加上倒爷市场本来就是鱼龙混杂,鱼目混珠,往对方的势力范围里派人,掺沙子,打听情报,这种情况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。

他们不但在方辰那边有人,甚至在彼此对方那边都有人,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到,他们也不可能成为莫斯科有数的大倒爷,早就被人连骨头带皮给囫囵吞了。

所以说方辰跟马昀他们的谈话,在当天下午,就已经原原本本的传到了他们的耳中。

“方先生的胃口实在是太大了,他不但要消灭我们,甚至连阿斯太市场他都要吞下来,如果这样的话,整个倒爷市场都是他的了。”

嫌火候不够,李金水又加了一把火。

刘麻子和张丽的脸色又是一白,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,方先生的手笔实在是太大了,大到让人觉得心惊胆颤。

他们在阿斯太市场,也不过三五间铺子而已,而方先生不但要把阿斯太市场给握在手里,甚至还要将其推倒重建,凭空立起来一栋百货大楼来,想想都觉得惊人!

“我也不想被方先生吞掉,可关键问题是,我们能怎么办?鱼死网破?说个不好听的,我们顶多就是条纸鱼,而方先生这张网却是钛合金编织的,我们死一百回,恐怕都伤不得方先生半点。“张丽摇了摇头说道。

“难道我们就彻底束手就擒吗?”刘麻子心有不甘的说道。

他辛辛苦苦拼杀了这么多年,一身的刀疤枪伤,这才挣来了现在的地位,如今让他这么把打拼下来产业,拱手让人,他做不到。

张丽白了刘麻子一眼,然后直勾勾的盯着李金水,眼中仿佛有炙热的光芒射出,“尖头闷,你把我们都叫过来,不会一点主意都没有吧?”

闻言,刘麻子也看向了李金水。

李金水微微一笑,“主意肯定是有,只是说能不能成,就要看两位的意思了。”

“我有三条计策,上策,咱们组织一批亲信,趁方先生出行的时候,直接一枚火箭弹送他去死,咱们躲回国,躲个三五个月,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再回来,到时候什么不准卖假货,被收编的可能,部都没有了,甚至整个俄罗斯市场都是我们的。”李金水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,眼中泛着阴毒的光芒。

刘麻子和张丽瞬间打了个冷颤,遍体生寒,李金水这主意实在是太狠,太毒了。

“如果没了方先生,我觉得就凭马昀,胡赤民这两个货色,绝对不会是咱们的对手。”李金水继续说道,他很满意刘麻子和张丽此时的表情。

“你就不怕没把方先生打死,到时候方先生一旦出手,死的就是我们了,再说了,即便方先生死了,你觉得卢日科夫,卡丹尼科夫这些与之交好的大人物就不会为其报仇吗?到时候我们还是要死的!”张丽瞠目结舌的说道。

她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什么上策,狗屁上策还差不多,不管能不能成,方先生能不能活着,他们反正是死定了。

可谁知,李金水竟然摇了摇头,“那不一定,如果计划失败,方先生没死,我们也不一定会死。”

“我们如果隐姓埋名躲在国内,方先生就是有通天的手段恐怕也找不到我们,只是说俄罗斯的买卖丢定了,可如果任由方先生这样下去,我们在俄罗斯的买卖也同样丢定了。”

“也就是说,成了就成了,不成,我们其实也没大损失。”李金水淡淡的说道。

听了这话,刘麻子心中一动,竟然有些赞同李金水的主意,主意的确是挺疯狂的,但正所谓不疯魔不成活,如果拼一把的话,还能有机会,不拼一把的话,他辛辛苦苦冒着枪林弹雨,打下来的事业可就真丢了。

这可是一个月能挣二千来万的生意!

而且就算是失败了,也正如李金水所说的那样,跑回国内就是了,在国内方先生可就没有在俄罗斯这样一手遮天的本事了。

杀人犯事跑路的人,他可是见多了,除了少部分倒霉蛋,大部分人不都活得好好的。

而且这些年他也挣了小一个亿,等回头换个身份,照样过得潇潇洒洒,再大不了他跑到香江去,去看看资本主义的花花世界,他就不相信方先生的手真能伸的这么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