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其实不必加入帝魔军。”

王枫微微一笑,“但你可以成为本尊的下属,本尊可以为你指一条明路。”

伏河魔君身躯一震,立刻看向王枫,“尊上请说!别说是条明路,就算是条死路,只要是尊上指的,属下都敢去闯一闯!”

“本尊问你,你现在是在为谁效力?”

“在这之前,是荒海魔神,现在自然是尊上。”

“那好,我问你,你们现在可知,神界那边的情况?或者,荒海魔神可知?”

听到这话,伏河魔君略有几分迟疑,“不太清楚,这事情,可能只有殇魔神才知道……或者您的这些部下?因为之前就是他们前去的。”

“但…可能情况不是很好…”伏河魔君摇头道,“此次神战消耗了暗魔界不少的资源,如果没有取得成效,九大魔神都会亏本。阎主也会大发雷霆。可是,殇魔神如此败兴归来,先如今神界又没有任何消息传来,那些抓来的神祗都给逃了。我们这边阎主和九大魔神都没有动静,实在奇怪。”

当然奇怪了。

王枫心中冷笑。

殇魔神那条狗是被自己用源劫神王的皮肤吓跑的。

殇魔神一回来,肯定不敢将此事瞒住。九大魔神肯定知道了。

牛仔短裤美少女的第十八个夏天

但这事儿事关重大,九大魔神知道,也绝不会轻而易举告诉暗魔界的子民。

因为太伤士气了。

要知道,暗魔界先前两次发动的神战,都是失败的。

而失败的原因,和这位源劫神王密不可分。

这要是再公告整个暗魔界,说:啊,此次神战又失败了,又是被那个叫做源劫神王的神界神祗给破坏了。

暗魔界所有的势力与魂魔,怕不是得士气大降。

那九大魔神肯定不会蠢到将这种事情公布出来。

但让他们有动作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在九大魔神看来,可能只有他们魔神御驾亲征,去神界找干源劫神王,才有胜利的可能。

可九大魔神,敢冒这个险吗?

要是敢冒,此次神战就不会耗费这么长时间。

又是破坏神界和其他小位面的链接,又是针对神祗研发新一代的弑神了。

两界的规则不同,就算魔神去了神界,也会惨遭削弱。神王就算了,这源劫神王是什么级别的存在,他们可不敢轻易冒险。

所以,现在暗魔界十分平静。

似乎完忘记了神战一样。

明明殇魔神归来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,却依旧没有神战的后续消息。

明明已经说在虚空战场打败了神界,阎主隔界一掌镇破了神界王城的禁制,抓了神界战败的神祗,现在却没有了任何动静。

完就是殇魔神那次返回引起的。

“也就是说,现在暗魔界这边有也不知道神界那边的情况。”王枫淡定自若地说道,“可神界不一样,神界有着许许多多的资源。本尊来自于神界,自然知道,神界本身比暗魔界还要富有许多。他们那边,永远都只有五位神王。规则所至,可实际上,五位神王却远远消耗不了神界的资源。”

伏河魔君小鸡啄米一样的点了点头。

暗魔界向神界发动神战,除了某些原因之外,更重要的自然是为了资源。

否则那么多的势力参与进来,总不可能是白白免费的吧?

无非就是觊觎神界的资源罢了。

而暗魔界…暗魔界本身资源却并不多了。

资源,往往是和个体实力的数量成正比。

世界的资源,是有限的。

暗魔界无论是弑神,还是魔神数量,乃至中下层,都远超神界。

光是暗魔界自身的资源,不足以支撑这么庞大的战力群。

所以所以暗魔界本身的资源并不多了,都是依靠虫洞征服其他世界,掠夺资源才能造就如此多的魔神。

否则,区区一个暗魔界,九大魔域,是无法承受弑神这种巨量消耗资源的魔械,以及如此庞大的魂魔数量。

“这点,属下知道,只是…”伏河魔君疑惑道的看着王枫。

“本尊都说到这点上了,你还是不明白。”王枫摇摇头,“云海关此地连通虚元空域,一旦神界完被暗魔界占领,这地方就是一出宝地。因为暗魔界想要大批大批进入神界掠夺资源,都需要经过此地。届时,你肯定会被荒海魔神调离其他地方…”

“可现在神战未止,神界情况模糊,暗魔界毫无反应,神战戛然而止。这地方则变得有些鸡肋,所以另外两位魔君都没有浪费实践中镇守在此地。或许是他们得到某些消息,神战的事情,胜负还难说。”

“所以,他们不想呆在这地方了。”

听到这里,伏河魔君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“您是想让我,直接夺取这地方的总指挥权?”伏河魔君低声道,“可那有什么意义呢?就算荒海魔神答应,现在神界是未知状态,连魔神他们都没有回应。我有了这地方的总指挥权,也什么都做不了啊…”

话说到一半,伏河魔君显然不是个笨蛋。

他立刻看向帝耶魔神,颤声道:“难道,尊上您有安排?”

“废话。”王枫毫不客气地说道,“你有了这地方的总指挥权,我可以让你去神界,以此为枢纽,得到神界的资源。届时,就看你能走到什么程度了。”

最后这句话说得很隐晦。

伏河魔君却也听出来了。

这,难道…是帝耶魔神已经占领了神界?

伏河魔君不由惊骇万分。

如果是这样,那些魔神没有任何回应就难怪了。

而且帝魔军也是从虚元空域返回,这说明帝耶魔神就是从神界那边回来的…

越想,越觉得可能。

如果是这样……帝耶魔神拥有神界作为依仗,在暗魔界,九大魔神估计一个能打都没有!

想到这里,伏河魔君立刻兴奋了。

“明白了。尊上,那我需要付出什么?”

“帮本尊做几件事儿,放心非常简单的事。大概就是去一些中下小位面,训练一些本尊找到的好苗子。另外,神界那边,我自有安排。你无须多想,此时还会有帝魔军与你一同参与,但前提是要以这云海关为根据,因为这地方链接了神界那边的通道,至关重要。”

王枫缓缓说道。

既然来了暗魔界,站在了不同的位置,就必须要着手开始埋一些关键棋子了。

棋盘也变成了无数的世界。

毕竟,他的对手,已经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些凡间强者了,仅仅依靠个人勇武和智慧就能将其击败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