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一切尘埃落定。

枯叶的神性散尽,化为齑粉,纷纷扬扬飘落。

扶摇拍了拍手掌,叶片碎屑被风卷上高空。

此时此刻。

大部分的人,心神还没有平静。

珞珈山门内,境界在七境以下的修行者,在聆听这次讲道之后,如果不是资质太过愚钝,回去之后只需要闭关,都可以破开自己当前的境界……只是时间问题。

讲道已经结束了。

他们的心神还在震撼和激动之中回荡。

莲臺山的听道者,距离扶摇越近的,受到的神性覆盖就越盛大。

一双双眸子睁开,瞳孔深处有欣喜也有遗憾。

意犹未尽。

入戏最迟,也是最深的那几位圣山圣主,还沉浸在扶摇的道法演化之中,他们眼神里带着一丝惘然……扶摇此刻展露出来的某些力量,已经不是星君境界的修行者可以展露的。

长发清纯美女樱花树下唯美写真

她的血液里流淌着一半的神性……这是上天的馈赠。

就算是涅槃境界的大能,在这方面,也无法与她媲美。

莲花道台的中心。

扶摇的双脚落在道台上,衣袖不再翻飞,而是缓慢合拢垂落。

她借着这次机会演化大道,又何尝不是对自己道法的一次梳理……对外人有利,对自己同样如此。

然而。

她的眼神无声无息扫过莲臺山……刚刚那一次演化大道,有三个特殊的人,不曾入道。

她看得很清楚。

坐在最前面的,被皇帝看中的黑纱女孩,徐清焰。

还有那个叫宁奕的蜀山小家伙。

这两个人……出乎她的意料。

扶摇的眼神带着一抹笑意。

她望向那个道台最前面的黑纱女孩,传音道:“你的资质真的很好,不修行……有些浪费。”

徐清焰怔了怔。

自己的资质……很好么?

她从来没有想过关于“资质”问题,生来具备如此多的神性,她以为自己的命运已经注定。

既然无法踏上与正常人一样的修行之路。

就算能够修行,她仍然是一只笼中雀……

那么资质还有什么意义?

徐清焰低垂眉眼。

一个人的心事,便只有一个人自知。

其实刚刚扶摇的讲道,对她而言并非没有用途,反而裨益不小,于懵懵懂懂之间,似乎看到了一线光明,只可惜那片枯叶揉为碎屑之后,抛散消弭,杳无痕迹。

大道散去。

好不容易抓住的那一缕光线,便就此散开。

徐清焰默默记下这种感觉。

整座莲臺山都陷入了安静之中。

没有一道声音。

落针可闻。

就像是所有人都做了一场梦。

如今大梦初醒,还处于混混沌沌的懵懂状态。

然而满山寂静之中,有一道风声响起。

莲花道台,一声红雀长鸣。

这声雀鸣惊动了所有人。

周游两根手指轻轻搭在那只红雀的脑门之上,原本双翼绽开,即将演化数十丈遮天蔽日巨大身形的红雀,戾鸣声音戛然而止,变得像是一声委屈至极的呜咽。

一对肉翅展开,扑棱棱挥舞一二,显得滑稽至极。

周游的神情平静至极。

他极为干练地出手,两根手指轻点红雀脑门一二,压制住这只凶鸟的戾气,硬生生将其限制在这个形态。

然后在身旁黑袍年轻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情况下,把这只红雀就扔到了对方手上。

宁奕伸出双手,一时之间有些微怔。

“帮我照看一下……”

周游说了这一句,顿了顿。

他看着红雀,虽然面无表情,但眼神深处仍然闪过一丝动容。

“十天半个月饿不死的,喂点星辉就行。”

宁奕的眼皮微动,他的身旁,白发道士忽然动了。

一阵大风,轰然卷过。

几位圣山山主,瞳孔收缩,即便是他们,刚刚那一瞬间也没有看清……

周游是如何到莲花道台之上的。

白发道士,腰间挎着一柄紫青宝剑。

他看着那位气势圆融如意的白袍女子山主。

周游并不矮……只能说,扶摇作为一介女子之身,身高实在有些高了。

以至于,两人之间的对视,周游甚至要稍微低一些,要抬起头来,目光才能对撞在一起。

莲臺山上,一片死寂。

李白麟眯起双眼,他没有料到,在扶摇讲道结束之后,竟然意外生出了这么一出“好戏”。

这是要做什么?

两位大司首皱起眉头,一言不发。

圣山的山主则是始料未及。

陈懿的神情古井不波,很难从他的神情上看出什么……而他身旁的苏牧则是神情惘然带着困惑,显然即便是道宗,对于如今周游的举措,也有些讶异。

这一切,正如周游那天所说的……除了宁奕和丫头,再也没有第三个人,知道他今日要做什么。

白发道士与珞珈神女对立而视的画面,通过通天珠,传到了珞珈七十二峰的各处。

……

……

“首先……恭喜了。”

周游看着扶摇,轻声道:“成为珞珈山主,这是一个好事。”

扶摇笑了笑,她的眼神里,并没有任何惊讶。

如果说,世界只有一个人,能猜到周游要做什么。

在徐藏死后,那个人一定是她扶摇。

她的目光在周游身上扫了一遍,尤其在那柄未出鞘的古剑上多停留了那么一刹,而后缓缓收回。

扶摇直视着周游的眼眸,白发道士的眼瞳十分纯净,就像是一片不染尘埃的海水。

她笑了笑。

扶摇的眼神就像是在说。

你终于来了。

我已经等了许久了。

……

……

通天珠将这些画面,声音都清楚地传递出去,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。

珞珈山的几位长老皱起眉头,今日发生的事情……有些超出了他们的预料。

那个白发道士站在了莲花道台上……这是要做什么?

周游笑了笑。

扶摇也笑了笑。

相逢一笑,但两人本就没有恩仇。

十多年前意气风发,同时也尖锐无比的三个人,如今似乎都被人生磨平了那根尖锐的犄角,袖袍里的剑气仍在,但只剩下了柔和。

扶摇微微抬袖。

站在她身旁的叶红拂,腰身被一股清风托住,不受控制向后飞去,极为轻柔地被这股劲力推出道台。

叶红拂愕然看着自己的师父。

莲花道台,只剩下两人。

白发道士卸下腰间的紫青古剑,单手压着剑柄,以剑尖抵着剑鞘,轻轻磕在地面。

单手杵剑。

他轻轻开口道。

“道宗周游,请赐教。”